首页 >> 旅游日志 >>旅游日志 >> 豪情过汉江
详细内容

豪情过汉江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豪情过汉江


   “儿时梦绕古战场,今伴豪情过汉江。”当我随作家采风团从襄阳机场出来,乘坐大客车在雄伟的汉江大桥上穿过时,胸中不禁涌起一股豪情。这豪情里裹挟着我童年的梦:三国古战场,草庐隆中对,我是平生第一次来到儿时就向往的襄阳古城。豪情当然还有另一层含义:万众瞩目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即将竣工,清甜的汉江水就要源源不断地流向北京,在这个注定不凡的时光节点,我们沿汉水溯源而上,踏寻、见证一个即将实现的中国梦的美丽,怎不叫人心潮激荡!被这激情点燃的,还有已经年过八旬的老作家从维熙。从先生和我们一起拾阶而上,登上了襄阳古城“临汉门”。抚摸着保存完好,全长达7000多米的古城墙的一隅,从老的目光投向了环绕城区的护城河水。那河水清亮亮的,不急不缓地流动着,衬托着一座已然现代化了的都市难得的恬淡。“一江碧水穿城过,十里青山半入城。”穿城而过的护城河,水面宽处达250米,是当今有史料记载的最宽的城市护城河,享有“华夏第一城池”的美誉。从老说,刚住进宾馆,一拧龙头,流出来的水是这么清亮,甜甜的。当我们一行走到汉江边,从老竟不让旁人搀扶,他蹲下身,用手掬起一捧江水,舒心地品了一口。毕竟是伏天,天暗得晚。当汉江两岸纷纷亮起灯火时,我们已站在游轮的甲板上举目四望,尽情观赏着那岸边的流光溢彩了。古人总凭大江大河起豪兴。江风迎面袭来,我想起当年写下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”的曹操,还有一首写在江面战船上的《短歌行》呢。其中他把盏吟诵的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”一直被研究者认为有消极颓废之意;今天,身临浩浩的汉江之上,幽古思今,忽然对曹孟德有了新的理解:这哪里是消极颓废啊,分明是踌躇满志的一代霸主急于一统天下,发出的时光如梭、时不我待的感叹啊!夜游汉江,十分惬意。襄阳,是历史上三国形成鼎力之势的发端地,也是三国归晋大一统的策源地。据说,《三国演义》中有三分之二的故事就发生在襄阳。今天,我们车过的地方,还不时见到以“檀溪”、“荆州”、“的卢冢”为名的道路、街衢和纪念地,使人难免不产生一种穿越感,豪情中多了一份历史的厚重。到襄阳,不能不去古隆中。我是轻吟着“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”的诗句去拜谒诸葛草庐的。下车来,迎面已见“古隆中”的牌坊,两边石柱上镌刻着“镇雄后学”陈维周书写的大诗人杜甫的名句:“三顾频烦天下计,两朝开济老臣心。”沿着坡度不大的小径,走近诸葛草庐,遥想刘备携关、张“三顾茅庐”,在此地静等主人午睡醒来的情景,思绪一下回到了1800年前。轻轻走过“卧龙深处”、“隆中书院”、“武侯祠”几处景点,如果说它们都曾经历过不同朝代的后人重新修建的话,那么一口保留至今的六角井就弥足珍贵了。这水井的口并非常见的圆形,而是由六个角形成。探头望去,井深处仍有清水荡漾。诸葛亮青少年时期在这里读书、躬耕、炊事、品茗,汲取的就是这六角井的水。当27岁的他献出《隆中对》,决意出山辅佐刘备成就大业时,便毅然离开了与他朝夕相伴10年的故乡井,踏上了烽火连天的漫漫征程。此后,竟再也没有回来。到他54岁病逝于五丈原,一别,又是整整27年啊。他不思念六角井的清泉吗?他不惦念留在隆中的贤妻吗?他为蜀汉大业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,弥留之际在军帐中留下遗嘱,葬于“汉中定军山下”,尸骨竟终未还乡,令人唏嘘!古隆中,令人难忘。前往下一站的途中,我心绪未平,便打开手机微信,把一首不揣浅陋,即兴写就的诗发到朋友圈里:“儿时梦绕古战场,今伴豪情过汉江。马跃檀溪寻旧迹,卧龙草堂话沧桑。隆中古对思诸葛,身先征战未还乡。最是丞相湿襟泪,绵绵思绪动肝肠!”襄阳,是一个坐上轮船、骑上战马就可抵达古战场;乘着高铁、驾着汽车就一步跨入现代化的城市。思绪还没有完全从历史深处走出来,我们的车已经驶入国家级高新技术开发区内的东风汽车试车场了。这个规模巨大的“场”,显然也是国家级的,它虽然以“东风”系命名,却承担着我国汽车产业百分之八十的新车型的试车任务。尤其是几乎与国际同步发展的新能源汽车,绝大部分是从这里经过各项严格测验、试车,完全合格后驶向全国各地的。我们望着一圈圈跑道上一辆接一辆不同品牌的试验车风驰电掣,真有点目不暇接。试车员在连续的弯道加上坡度、斜度的跑道上飞奔,更是让同行的作家们连呼:精彩!高新区和试车场,只是现代化迅速发展的一个缩影。今天的襄阳,处处充满生机与活力!然而,国家的战略性基础工程——南水北调,使襄阳这座地处汉江中游的历史名城、也是生态园林之城,再一次担负起历史的重任,作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最大的水源地之城,它将托起流经自己城市中心的一渠清水,调头北上,源源不断地注入河南、河北、天津,最终流入北京的团城湖,为首都人民送上甘泉。从1952年毛泽东主席提出北方向南方“借水”的设想算起,60余年过去了。近10年来,襄阳人民和汉江上游的安康、汉中人民团结奋战,为养护涵养水源地,确保一泓清水进北京,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奉献。从丹江口水库,自南向北,修建明渠绵延1277公里,每年将向北方送水95亿立方米,其中北京受水10多亿立方米。饮水思源。当我们经过几天长途跋涉,出陕西白河、过安康,到汉中,再从汉水源头顺江而下,返回襄阳市区时,这座安详的城市已笼罩在浓浓的夜色之中,美丽的汉江在月光下泛着粼粼波光,静静地流淌……就要告别襄阳,告别汉江,大家依依难舍。我和河北作家李春雷一早踱步江边,见到庆邦老师、赵丽宏、李辉等人已忍不住“亲水”畅游其中,来自草原的散文家鲍尔吉.原野,连连赞叹着:这一江清水!豪情掠过汉江。我耳边响起湖北省委常委、襄阳市委书记王君正和我们座谈时说的:“今年10月,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将全部竣工,开始正式向北方送水。流经襄阳的汉江,流速有可能减缓,我们已有清醒的认识,也做好了充分准备,靠全市人民更加努力地建设,力争生态不流失,群众的幸福指数不下降。那时,欢迎你们再来看襄阳,她一定会更美丽的。”是啊,今年10月,新中国将迎来65周年华诞,北京将装扮得无比绚丽。10月,也是北京最美的季节。清纯甘甜的汉江水啊,你来吧,来吧,我在北京等你!

QQ截图20180517094426.png


友情链接:

分享至:

Copyright 2015-2018 traveler  blogs 京ICP备000000号-0

扫一扫
加我微信
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